<sub id="jlxht"></sub>

      <sub id="jlxht"></sub>

        二十年前的他影響了我今天的上課

        2019-01-15 11:36:30 來源:現代語文網

        文/李彥儒

        前幾日,應創建蘇州市教育現代化實驗初級中學的驗收評估要求,我被指定開了一節公開課。會后,專家組找到我進行了一次深度訪談。說實話當時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在去接受訪談的路上心里總是在想著這樣的幾個問題:哪兒會出現紕漏呢?會有明顯的常識性錯誤嗎?沒想到專家給我的意見是課上得很好,貫徹了課改精神……

        聽后,我不由得想起了二十年前我的中學地理老師。

        二十年前的他影響了我今天的上課

        那時,沒有課改的說法,只有高考的要求。記得他上課時,總是腋下夾著一本書,微笑著走進教室,盡管臉上有很多痣,但我們仍覺得他親切英俊。他上課難得翻書,只是需要講某個練習題時才偶爾翻一下教材。他上課從不批評我們,對不遵守紀律的同學,只生氣地瞪他一眼;同學們馬上集體回頭給他一個白眼,那位說話的同學立刻面紅耳赤,低下了頭,于是他繼續講課。當時我們之所以有這樣的氣氛,是因為他生動、有條理的講課。這種風格一直影響到我的今天。

        他上課,總是寫完標題后,就開始拿著地圖冊領著我們一起邊翻邊講起來,從國家、地區的地理位置、地形、氣候、河流到農業概況;從板塊漂移、地質構造到礦藏;從農業發展、礦藏儲量分布、人口遷移到城市變遷……他不斷地一邊分析一邊提問學生,一節課就在不知不覺當中度過了。下課后同學們一看書,竟發現課上學到的知識要比教材上多得多。每逢大型考試后,同學們私下里校對答案竟像吵架,總要辨論好久?荚嚱Y束時往往發現我們的答案比提供的參考答案多好幾倍。一學期的地理教材沒講完一半的時候同學們就紛紛更換新地圖冊了。

        這種作風直接影響到我今天的教風,每逢上《歷史與社會》課的地理部分時,我心底里總不愿意給同學們直接的結論,喜歡領著我的學生們看著地圖冊從各個方面去分析,寧可多花一半的時間也要一步一步地邊討論邊分析到結論上去。同樣的也會出現當年的情況,那就是我的結論往往比課本上的多。面對著少量同學們的抱怨,我只能笑著說:“事情重在掌握規律!”實際上我心里在還著一個愿:“尊敬的老師,我不小心把您的衣缽繼承了!

        感謝二十年前的“課改”教學。

        熱點圖文

        球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