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lxht"></sub>

      <sub id="jlxht"></sub>

        明末浙東流亡海外遺民詩歌研究

        2019-03-04 09:06:29 來源:現代語文網

        內容摘要:明末清初政權更迭,在浙東地區產生了大量流亡海外的遺民,他們或乞師或遁佛或避難,在這末路之行上亦留下了許多詩歌,展現了不同的詩路歷程及心路歷程,從中外視域的角度來看,在在中日交流上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

        關鍵詞:明末 流亡海外 浙東遺民 詩歌

        一.明末浙東遺民群體的涌現

        明遺民作為一個新的群體出現,不僅隊伍龐大、分布廣泛,而且以地緣、血緣和師友關系為紐帶形成了一個抗清的社會群體。浙東由于經濟富庶,交通便利,文化傳統悠久,根基深厚,抗清尤為頑強,因此遭受的兵燹之災十分慘烈,由此出現了張煌言、錢肅樂等眾多為國捐軀的民族英雄,同時也產生了大量斗爭失敗、避禍海外又不忘反清復明的明末浙東遺民,誕生了許多具有文化和史料價值的詩歌。

        明末浙東流亡海外遺民詩歌研究

        本文以朱舜水、張斐、東皋心越為對象,研究明末浙東流亡海外遺民的詩歌創作。朱舜水,名之瑜,號舜水,從小學習儒家文化,但厭棄官場,后逃亡日本,在日本流亡期間廣收弟子,由于學術的高超受到日本士族的青睞,開創了“江戶學派”,為日本社會的進步和繁榮作出了較大的貢獻;東皋心越是一個具有浪漫主義色彩的僧人,熱愛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等,在日本高僧邀請下為躲避戰禍遠渡日本;張斐幼時成孤,十一歲是遭遇明清易代,流亡全國結交名人,企圖復興明朝,曾兩次前往日本進行乞師。

        從上數浙東地區流亡海外遺民的生平可以看出,浙東地區多流亡海外遺民的現象是源于一定的歷史背景,其中從以朱舜水、東皋心越為代表的第一批遺民赴海外乞師逃禪到最后一批以張斐為代表的志士,他們不甘心做隱逸的耆舊宿老,一直幻想通過外邦的力量來復仇雪恨,直至破滅也不愿成為清朝之民。他們的悲苦之音發而為詩,成為這一群體坎坷經歷及家國亂離的不平之鳴。

        二.從乞師到遁佛:明末浙東流亡海外遺民的詩路歷程

        (一)朱舜水詩歌分析

        對朱舜水詩歌進行分析,不以文學著稱的朱舜水代表了明末學術家的詩歌路向。朱舜水最核心的思想是:主張實用主義;教育為立國之本,在日本期間大量收徒弟講學,認為只有全民教育才能使國家民族興旺;修身處世,一誠之外更無余事。朱舜水的這些思想在儒家思想之上融入了自己對于明王朝毀滅的余想,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故而受到了幕府的重視,以至于對于后續的明治維新產生深遠的影響。

        最為有名的是他的游仙詩,作為道教詩詞的一種體式,就其本義而言,指的是歌詠仙人漫游之情的詩!队蜗稍姟房坍嬃肆魍龊M獾男穆窔v程,但是所體現的文學理論更帶有極強烈的功利主義色彩,如:

        漫興

        遠逐徐生跡,移舟住別峰。

        遺書搜孔壁,仙路隔秦封。

        流水去無盡,故人何日逢?

        鄉書經歲達,離恨轉重重。

        沿著徐福東渡日本的路線向東而去,途中所遇皆是重重艱難,中原故地從此遠去,而流水無情不止流,鄉土故人何日能相逢,心中苦悶寄托鄉書也需要很久才能到達,可見此去是帶著濃濃的鄉愁和國家覆亡的遺恨。

        避地日本感賦其一

        漢土西看白日昏,傷心胡虜據中原。

        衣冠雖有先朝制,東海幡然認故園。

        國破山河在,朱舜水忿恨外邦侵占舊國,以為難以再見到中原故土,卻不曾想在日本見到了和祖國穿同樣衣冠的人們,此種場景如今只能在海外見到,心中該是何等的悲涼。

        避地日本感賦其二

        廿年家國今何在?又報東胡設偽官。

        起看漢家天子氣,橫刀大海夜漫漫。

        國家已淪陷了二十年,讓異族占據了大好河山,對漢人發號施令,夜半起身聯想漢人的天子氣概,橫刀揚鞭想要恢復中原卻被漫漫大海隔絕在這茫茫海外。

        從上面幾首詩可以看出,作者思鄉心切,同時又飽含了滿滿的斗志,認為有自己這么一群人的存在,故國終有一朝能夠恢復、胡人終能被驅逐。

        (二)東皋心越詩歌分析

        東皋心越作為詩僧,寫了大量具有宗教特質的詩歌,主要有禪理詩、景觀詩、華語詩等類別,他往往借詩歌闡釋自己的觀點,并蘊含的興亡之感和家國之悲,使得其中的感情有著厚重的時代背景,如以下幾首:

        舟中見八幡山

        翠嶺南山秀,春寒曉望時。

        松風長仿佛,竹露更漣漪。

        這既是一首游記詩,同時也是抒情詩,從詩中可以看到春寒時的種種景象,如翠嶺、松風、竹露,道出了詩人物我兩忘、潛行修行的志向,并夾雜著淡淡的思念故國的情緒。

        書示爾等二沙彌

        莫去門前乘竹馬,莫將瓦礫破吾廬。

        池賴濯足晴窗坐,夏日陰長宜學書。

        這是一首勸諫詩,東皋心越作為一個慈祥的師父對于二個貪玩沙彌的勸諫,勸諫他們在大好時光下更應該好好修行。

        舟山上樂山

        昨夜乘舟上樂山,重重具透祖師關。

        無形合道道相合,道在無心不語間。

        詩中所寫詩人昨晚乘船上了樂山,山巒重重,重重的關卡就像自己的修行一樣,要經過祖師的道道關卡;最后無論是做事還是修行的道都是無形之間的、無心之間的,修行的道法貴在堅守,一定會無形中達到修道之人的目標。

        東皋心越的詩歌多有著出塵世外的氣質,但是也有著對故國凋零與個人飄搖的傷感,卻也充滿著異國他鄉新事物的“新詩”,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對外無意識傳播漢詩的傳統文人。

        (三)張斐詩歌分析

        張斐可以說是最后一批赴日乞師的文人奇士,效仿的對象是他的同鄉前輩朱舜水,他的詩歌有一大部分寫的是東行乞師的內容,從他的文字里可以看出他的乞師過程及其反清復明的心理嬗變,如:

        九日雨對菊

        蕭蕭江雨閉茅屋,苦吟兀坐頭顱禿。

        愁窺天井暗復低,登高何處堪極目。

        眼前空間視域里的景物,凸顯詩人的極度壓抑,一連串冷色調的詞語的應用,造成了詩境的蕭索悲涼,這既是凄絕情感的抒發,也是多舛命運的感慨,讀來冷氣逼人。又如以下這首:

        舟山卻望似崖山,

        萬古千秋淚不干。

        王氣已銷兵氣盡,

        海波空漾月光寒。

        此詩是寫于張斐在日借兵借兵之時,將明朝滅亡與南宋覆沒相比較,隔著茫茫東海,借兵海外,卻顯得如此遙遠,顯得十分的寂寥與痛苦。

        張斐所作詩歌并非“為賦新詩強說愁”,而是要經世致用,其基本手法為以詩紀史,以詩歌來勾勒他乞師日本的歷史行跡和心路歷程,以詩歌剖露其思緒,有著凄涼的審美意蘊。。

        三.中外視域下的文化觀照:浙東流亡海外遺民詩歌在中日交流史上的意義

        (一)史學價值

        從歷史上可以知道這些浙東的流亡詩人大都是不滿清朝入關以后嚴酷的政治迫害而起義、最終遠走日本,然而在流亡日本期間這些人將中華的優秀傳統文化帶到了日本,對于日本的儒家、佛教等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

        首先是朱舜水,他對于儒家文化的研究十分深刻,同時又因為歷史背景等原因見證了明朝的滅亡,對于國家的建立和建設有一定的反思。流亡到日本后朱舜水以便生存一邊講學,一邊努力的積攢錢財希望能夠回到中原復辟明朝。其講學的主張儒家思想,主張實用主義的儒家思想,并且在德川幕府的號召下將這些思想融入到了德川幕府的統治和治理當中去。明治維新時期,日本政府進行近代化政治改革,建立君主立憲政體。經濟上推行“殖產興業”,進行工業化浪潮,并且提倡“文明開化”、社會生活歐洲化等,其中不難看出有朱舜水的思想淵源。

        其次是東皋心越,心越是一代禪僧,有著濃郁的浪漫主義色彩,精通于琴棋書畫,同時對于傳統篆刻十分精通。東皋心越流亡到日本以后也帶來了中國的文化瑰寶,在日本潛行修行時廣收弟子,同時因為其對于佛教的淵源深刻的修行得到了日本當時統治者的擁護。此外,篆刻技術與圍棋技術在日本十分受歡迎,在當時的世大夫中有人以臨摹篆刻技術為上層學術,同時圍棋的精湛技術也受到了人們的追捧。

        (二)文學交流意義

        以東皋心越為例,可以發現,他創作的詠物詩、禪理詩等詩歌深受日本文人所喜愛,贏得了很高的聲譽與尊敬,詩中雖然有異邦他國的風物,但他仍采用傳統的律詩寫法,其中風骨仍在中國詩歌范疇之內,他的創作手法影響到眾多日本詩人,從而將日本漢詩水平推向了高峰。如《避日本感賦》中“漢土西看白日昏,傷心胡虜據中原。衣冠雖有先朝制,東海幡然認故園”,描寫的都是在日本的景物中的所見所聞,將自己的思念家鄉的情懷、熱愛祖國的報復以及對于朝廷復辟的胸懷全部融于詩詞當中去。

        心越的詩詞中參雜的那種潛心修行的道法在當時引起了學習者的模仿,也時常勸諫學生無論在什么樣的境遇下都不該忘卻學習。同時其自身的修養,如對于文學的造詣以及對于其他技術的精湛也引起了人們的學習,如著名的大友皇子《侍宴》、中臣大島《山齋著作人》,越智直廣江《述懷》等,嵯峨天皇《見老僧歸山》中有“道性本來塵事遐,獨將衣缽向煙霞。定知行盡秋山路,白云深處是僧家”,從這首詩中不難發現其東皋心越所倡導的佛家修養,是將人的修養與人的修行聯系在一起,詩中透露著與心越一樣的心境,只要潛心修行,心誠則靈。而且在漢詩創作蓬勃發展的過程中也逐漸表現出了日本漢詩的民族文化特色。正是在此基礎上興起了日本漢詩,是中日文化交流的重要成果。

        而張斐作為最后一批赴日遺民,其詩深層內蘊是將其淵博的學問轉智成識,以詩歌剖露其思緒,所作取法乎唐,其勝朝遺民的情感藉此得以疏泄,呈現出末世情懷下類似晚唐“大歷詩風”的審美意蘊,詮釋了大明遺民的末世悲歌。

        熱點圖文

        球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