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lxht"></sub>

      <sub id="jlxht"></sub>

        任中敏《白香詞令》輯存

        2019-03-04 09:12:45 來源:現代語文網

        任中敏(1897—1991),名訥,字中敏,別號二北、半塘。祖籍江蘇揚州。我國著名詞曲學家、戲劇學家,唐代音樂文藝研究的一代宗師。任中敏先生的學術研究分為兩個時期:第一個時期為研究北宋詞與元代散曲,其散曲理論使他成為近代散曲學的奠基人;第二個時期則對于唐代的燕樂歌辭、唐代戲劇及敦煌文學作了精深的爬梳與不懈的探討,以音樂、曲藝與戲劇三足,支撐起了一個系統的唐代音樂文藝學。

        任中敏《白香詞令》輯存

        先生嘗著有《白香詞令》,共五十令:前九載于《國聞周報》1925年第2卷第2期第7頁,十一至十七條載于第3期第9頁,十八至二十條載于第4期第7頁,二十一至二十九條載于第5期第21頁,三十至三十五載于第7期第11頁,三十六至四十四條載于第8期第42頁,四十五至四十八條載于第9期第39頁,余載第10期第40頁。前有小序,后有附識。第2、3、4期署名“二北”,其余無署名。所刊字句頗有訛誤,至如“李后主”作“李后之”,“堆鴉”作“堆雅”。今在原刊基礎上,標點句讀;所引詞句,校以《半廠叢書》初編本《白香詞譜箋》,標示異同。然《半廠叢書》初編本黃庭堅《驀山溪》作“娉娉裊裊”,與本刊字體亦有不同。陳栩、陳小蝶編《考正白香詞譜》本《聲聲慢》作“這次第、只一個愁字了得”,與本刊亦不同。未知任先生所據是何版本。

        1929年4月2日,任先生曾寄《白香詞令》說明一冊與張元濟先生,后轉至商務印書館編譯所。但因故未能出版,原稿在退還途中丟失(據張元濟《張元濟全集》第1卷《書信》,中有致任中敏書信五通,商務印書館2007年版,第397—398頁)。又,《白香詞令說明》曾載于盧前主編的《會友》第32期(1932年12月20日出版)、第33期(1932年12月27日出版,吳俊等主編《中國現代文學期刊目錄新編》,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805—806頁)。故任先生所寄當未亡佚。筆者未能見到《會友》雜志,不知與《國聞周報》所載是否不同。

        《白香詞令》是裁取《白香詞譜》譜例的一兩句而制成的一種籌令,每一兩句為一籌,據句意而制定行令規則,二者即任先生所言“詞面欲其切,令底取其諧。大抵求于空靈處用意,避去實用”。具體規則又綜合了其他種類的酒令,如第二十二令有手勢令,第二十四令有擊鼓傳花令,第三十四令有拍七令等等。行令規則多有情味,頗助酒歡。

        《白香詞令》可見民國時期《白香詞譜》傳播、接受之一斑。自譚獻將《白香詞譜箋》刻入《半廠叢書》后,《白香詞譜》漸為人所熟知(據周作人《說閑情》,《周作人代表作》,三通書局1941年版!栋霃S叢書》初編本之后的眾多《白香詞譜》版本亦可證)。至民國,標點、考證、箋注、翻譯、重編、論析之著述層出,甚至出現了改頭換面的盜版現象(標點之作有:南海謝韋奄箋注、永康陳益標點《新式標點白香詞譜箋》,掃葉山房書局,1928年初版,1932年再版;桐城葉玉麟標點、南匯朱太忙校閱《新式標點詳注白香詞譜》,大達圖書供應社,1934?甲C之作有:陳小蝶編、天虛我生鑒定、陳祖耀校正《考正白香詞譜3卷附錄1卷》,上海春草軒1918年版;南匯顧佛影增輯、古邗劉鐵冷校訂《增廣考正白香詞譜》,中原書局1926年版;謝曼考正《考正白香詞譜》,新村書店1932年5月版;黃浪之著《考正白香詞譜》,華文書店發行,1932年版;范光明句讀、吳紀光校對《考正白香詞譜》,燕山外史書店,1932年版;南匯顧佛影考正《考正白香詞譜》,中原書局1933年版;寒梅居士句讀、冰心主人校對《考正白香詞譜》,1933年11月1日三版;《新式標點考正白香詞譜》,啟智書局1934年十月三版。箋注之作有:〔清〕舒夢蘭輯、謝朝征箋《白香詞譜箋》,半廠叢書初編本,光緒十一年[1885]刻本;〔清〕舒夢蘭輯、吳莽漢箋《白香詞譜》,上海朝記書莊,1922年版。重編之作有〔清〕舒夢蘭選輯、韓楚原重編、胡山源校訂《考釋作法白香詞譜》,世界書局1947年新再版。論析之作有:郭毓麟《白香詞譜中襯字之用法》,《協大藝文》,1935年第1期。以上多種考證著作同時也是箋注著作;考證、箋注著作也是重編著作,如謝朝征箋注,同時改變了原來詞譜的順序。以上考證諸作,自謝曼本后,目錄多寫作“白話考正白香詞譜”,其中多有對陳小蝶本“考正”“填詞法”兩項的白話翻譯,且抄襲、盜版現象嚴重,尤著者有啟智書局《新式標點考正白香詞譜》,1934年10月出版者是三版,至1935年1月則成了初版;大中書局出版的《考正白香詞譜》,與謝曼書多有相似,署名為寒梅居士句讀、冰心主人校對,且將所附《晚翠軒詞韻》的校正者“陳祖耀”誤為“陳祗耀”)。其影響可與《唐詩三百首》一比,被認為頗便初學(1936年世界書局曾將《唐詩三百首》《白香詞譜》合刊為一冊。謝曼考正《考正白香詞譜》前有尤半狂序:“故時人往往以《唐詩三百首》例之,蓋即詞學之《三字經》耳!毙麓鍟1932年5月版。顧憲融《填詞門徑》上編《論詞之作法》九《論詞譜之種類》:“初學者以《白香詞譜》為最適用!敝醒霑1933年版,第15頁)。至龍榆生先生《唐宋詞格律》發行之后,是書的地位才漸被取代。但今天依然不斷再版、注評、插圖、改編現象(如〔清〕舒夢蘭撰、丁如明評訂《白香詞譜》,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清〕舒夢蘭編撰,王新霞、楊海健編注《白香詞譜》,山東文藝出版社2015年版[是書又有人民文學出版社2017年插圖版]。此外又有易行《古今詞范》、羅輝《新白香詞譜》等書)!栋紫阍~令》亦可作民國時期《白香詞譜》接受史中的一個典型表現。

        任先生詞學研究的氣魄宏大,前期在重視文獻的基礎上,對詞學研究的方法、門徑有整體、細密的審視,格局已不同凡響。解放后經由敦煌曲研究進而主藝不主文,視野、氣魄更上一層,極為可嘆。其唐代音樂文藝研究計劃中有關于酒令的《唐著詞》,后由弟子王小盾先生完成《唐代酒令藝術》一書!栋紫阍~令》遙接于前,可謂前期研究之余“游于藝”的一個表現。

        鳳凰出版社曾出版《任中敏文集》十卷本,是為先生學術著述總集,惜失收此,今特予輯錄,標點刊布,以期再版時補入。

        白香詞令

        二北

        舒夢蘭《白香詞譜》百首,詞林向推妙選。同人醵飲,每苦無以助歡。因裁譜句,創為新令,詞面欲其切,令底取其諧。大抵求于空靈處用意,避去實用。其有實用者,則必別饒情味;蛟⒂螒騽幼,或特地熱鬧場面,歡語壯聲,足以激發酒懷者。當筵屢試,每每絕倒,信有不俗之處耶。爰摘錄之。

        (一) 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李后主《相見歡》抽令者和茶、酒、醬油、醋、羹汁等一杯,自飲之。

        (二) 相見爭如不見司馬光《西江月》近視眼同飲。

        (三) 春無蹤跡誰知,除非問取黃鸝黃庭堅《清平樂》問座中姓黃者,該何人飲,抽令者便送酒過去。

        (四)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李后主《虞美人》將合席之酒,全與坐于東邊者一二人飲。

        (五) 三分春色二分愁葉清臣《賀圣朝》一杯酒,臉最紅者飲三分,話最少者飲二分。

        (六) 千古憑高,對此漫嗟榮辱王安石《桂枝香》首座者飲之。

        (七) 因風吹去黃之雋《翠樓吟》抽令者用小紙一方,寫一“酒”字,向前吹去,紙落近處一人飲。

        (八) 被歲月無情,暗消年少元好問《玉漏遲》年最長者飲之。

        (九) 長亭更短亭李白《菩薩蠻》最高最矮者飲。

        ——以上《國聞周報》1925年第2卷第2期,第7頁

        白香詞令(續)

        (十) 眉眼盈盈處蘇軾《卜算子令》抽令者對座之一人飲。

        (十一) 百囀無人能解黃庭堅《清平樂》說話最難懂者飲。

        (十二) 都來此事范仲淹《御街行》合席飲。

        (十三) 依舊,依舊秦觀《如夢令》再行前次所抽之令一次,入局開始即抽著者,罰三大杯。

        (十四) 此恨平分取毛滂《惜分飛》一杯酒,最怕飲者二人分飲,如不肯承認為最怕飲者,則以立飲一杯為驗。

        (十五) 同是天涯吳激《人月圓》作客者同飲。

        (十六) 舉頭聞鵲喜馮延巳《謁金門》抽令者抽著令,慎無開口,舉首相待,席中必有不耐而見問者,則先開口問者一人飲。

        (十七) 魂牽夢縈劉過《醉太平》抽令者取紙一張,畫線如合席人數,暗于兩線下端,分注“魂”“夢”二字,折而掩之,露上端,與合席人各認一線,注姓為記,然后展視,中魂夢兩字者飲。

        ——以上《國聞周報》1925年第2卷第3期,第9頁

        白香詞令(續)

        (十八) 情高意真劉過《醉太平》合席謝主人一杯。

        (十九) 濁酒一杯家萬里范仲淹《漁家傲》離鄉最遠者飲。

        (二十) 付與落花啼鳥趙企《感皇恩》離座者、多言者皆飲。

        ——以上《國聞周報》1925年第2卷第4期,第7頁

        白香詞令(續)

        (二十一)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李清照《聲聲慢》從抽令者起,隨便向左向右,飛“愁”字,中者飲。再從此人起,依同方向,再飛句中任一字,中者飲。(飛者,照句中字依次數下去耳。)

        (二十二) 三關老將靳兀禮

        (〔清〕舒夢蘭輯、謝朝征箋《白香詞譜箋》作“折元禮”,光緒乙酉(1885)《半廠叢書》初編本。)《望海潮》最善拇戰者鏖戰三通。

        (二十四) 更別有系人心處柳永《晝夜樂》與抽令者對坐之一人,突問抽令者面部五官何在,抽令者答時,必口答此官,手指彼官,而又皆非所問之一官,三問三答,答者不能如律則自飲,否則問者飲。

        (二十四) 流水落花春去也李后主《浪淘沙》席外緩傾壺水,席中從抽令者起周轉傳花,水空花落處一人飲。

        (二十五) 不堪看李中主《攤破浣溪沙》兩杯貯水,而一底涂墨,抽令者與對坐者二人,任取一杯,閉目對立。旁人發令曰:蘸水……涂杯底……畫臉……再蘸……再涂……再畫。二人照做畢,睜目,臉污者免飲。

        (二十六) 疑有疑無張炎《疏影》掩兩杯,一空一實,抽令者指而射之,中則設杯者飲。

        (二十七) 軟語低聲

        (《白香詞譜箋》作“語軟聲低”。)秦觀《河傳》抽令者發一句或二三字如口號,用耳語遞傳全席,不重說,不發問,但各如其所聞者傳與他人耳。既遍,不誤,則抽令者飲,否則誤傳者飲。

        (二十八) 娉娉裊裊,恰近十三余黃庭堅《驀山溪》從抽令者左右數去,第十四之兩人,各繞行全席一周,眾賞其態,然后兩人飲。

        (二十九) 盡勾引吳禮之《喜遷鶯》豪飲者務設法誘不飲者飲一杯。

        ——以上《國聞周報》1925年第2卷第5期,第21頁

        白香詞令(續)

        (三十) 都付與斷云殘雨

        (《白香詞譜箋》作“都付斷云殘雨”,無“與”字。)〔程垓《南浦》〕(此處原無作者、詞調名,以例補。)抽令者裁小紙為全席人數之半,以二紙分寫“云”“雨”二字,和余紙內,一截為二,分俵全席,得斷云殘雨之四人,聚全席酒,分而飲之。

        (三十一) 更無言語空相覷毛滂《惜分飛》塑菩薩,(即抽令者乘人不防,拍案一聲,全席登時各如其狀,不言不動,如菩薩然。)先動先笑者飲。

        (三十二) 簫鼓喧人影周邦彥《解語花》全席合作樂奪器之戲(即全席分作種種弄樂器之狀而不停,抽令者鼓,忽坐由頭卸鼓狀,遽奪他人之器弄之,被奪者必先套鼓入頸,然后鼓,又乘他人不備,而奪其器,如此遞奪,全席動作不息),被奪者不知,或鼓而不中程式者,皆飲。

        (三十三) 枉教人立盡梧桐影李玉《賀新郎》最后入席者飲。

        (三十四)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秦觀《鵲橋仙》拍七,誤者飲。

        (三十五) 詩句欲成時吳城龍女

        (《白香詞譜箋》作“吳城小龍女”。)《荊州亭》抽令者將一句詩中若干字拆散,一一顛倒出之,令全席一一作對,對畢后,照原句次序,排出對句,評定優劣,最優者賞,最劣者罰,皆飲。

        ——以上《國聞周報》1925年第2卷第7期,第11頁

        白香詞令(續)

        (三十六) 洞房記得初相遇柳永《晝夜樂》抽令者必勉述洞房初遇情況,說得好,合席賀一杯。

        (三十七)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李清照《聲聲慢》座最近窗者一人,掩目離席,俟席次略略移動后,用手摸去,務摸著原對坐之一人,改為此人掩上。俟席次坐定后,此人再摸出抽令人,并牽而納之于其原座近窗之處,有誤則飲。倘抽令人首摸輒誤,則置水、酒各一杯于定所,仍罰令摸去,任其先摸得者一杯,舉而飲之。

        (三十八) 尋尋覓覓李清照《聲聲慢》限在席上暗藏一物,告抽令者尋之,如得,藏物者飲。

        (三十九) 弦管、弦管王建《調笑令》善弦管者弄弦管。

        (四十) 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李后之

        (“之”當是“主”。)《一斛珠》善歌者歌。

        (四十一) 休憎輕薄朱彝尊《春風裊娜》抽令者說笑話。

        (四十二) 今宵酒醒何處柳永《雨霖鈴》坐近水果碟,或醋盆,或面前有茶杯者,皆飲。

        (四十三) 春潮急薩都剌《滿江紅》抽令者一口氣連飲三大杯。

        (四十四) 吹皺一池春水馮延巳《謁金門》好干與人事者勿論席中席外,皆飲。

        ——以上《國聞周報》1925年第2卷第8期第42頁

        白香詞令(續)

        (四十五) 莫放酒杯淺張翥《摸魚兒》酒杯比較最淺者,飲;有空者,則罰飲滿杯。

        (四十六) 穟光不定寒影搖紅(

        此句多一“穟”字,《欽定詞譜》作“光不定、寒影搖紅”,乃上三下四句式。北京市中國書店1983年版,第1611頁)趙長卿《瀟湘夜雨》燃燭他案,抽令者掩目背手,由人扶至案前,暗揣燭處,盡氣吹之。三吹為度,燭滅則置燭者飲。

        (四十七) 春心不定,飛夢天涯朱彝尊《春風裊娜》從抽令者起,先飛“夢”字(新句、成句,文詩詞曲句皆可)中者飲。從此人以下,再分飛“天涯”二字。

        (四十八) 休休李清照《鳳凰臺上憶吹簫》休息片刻。入局開始便抽著者,罰抽令者三大杯。

        ——以上《國聞周報》1925年第2卷第9期,第39頁

        白香詞令(續)

        (四十九) 樂事難留,佳辰罕遇

        (《白香詞譜箋》作“樂事難并,佳時罕遇”。)吳禮之《喜遷鶯》合席痛飲。

        (五十) 約何時再賀鑄《薄幸》訂后約,合席飲。

        附識:

        用時倘嫌上舉之令猶少者,則詞譜為書易得,不妨任意擷句增加。如“花月正春風”,初婚者飲;“錦瑟年華誰與度”,無偶者飲;“家在吳頭楚尾”,三吳兩湖之人飲;“天念王昌忒多情”,王姓者飲等等——可以按席間之人而增入也!耙黄撼顜Ь茲病,“正春濃酒困人間”

        (賀鑄《薄幸》作“正春濃酒困”;又“人間”作“人閑”,屬下句。),“偏弄得、酒醒天寒,空倚一庭香雪”

        (張炎《疏影》作“做弄得、酒醒天寒,空對一庭春雪”。)(罰主人飲,因置酒太菲,所以飲者易醒也。)等等——則可以按時候增入者。更如“宮鬢堆雅”

        (《白香詞譜箋》,吳激《人月圓》作“宮鬢堆鴉”。),“淡畫春山不喜添”,“紅了櫻桃”,“衣裳淡雅”,發高者、眉淡者、唇紅者、淡服者飲等等——愈覺譜中隨在皆是,可以取給不盡、滿欲而止也。惟席間大都為忘形之交,或調謔狎無所不可者,前列諸令,方得舉行無礙。不然,則主人宜有所酌量,將游戲過事喧闐,言語過于謔浪者,削去數事,而易以較為安和、文靜之條,以免席間情興,或有一二杌隍不安者,則是尋歡而反有所不歡也。

        熱點圖文

        球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