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lxht"></sub>

      <sub id="jlxht"></sub>

        從范進中舉看科舉制度下中國文人的靈魂淪陷

        2019-02-12 09:05:04 來源:現代語文網

        范進是《儒林外史》中鮮明典型的人物形象,他的身上表現了一個時代中知識分子的悲劇。他們的思想受到封建科舉的毒害和“八股取士”的鉗制。作為封建社會下層的知識分子,他們唯一的晉升機會就是科舉考試。因此有許許多多像范進這樣的人掙扎在科舉考試的路上,“為科舉考試顛、為科舉考試狂”。但是,一旦他們“得道升天”之后,他們便以迅雷不掩之速步入了黑暗的封建官僚之列,為了個人的富貴顯達,將一個文人應有的品性丟下,在骯臟的封建仕途中淪陷了自己作為一個文人的靈魂,將“以天下為己任”、“匡扶正義”的初衷棄之腦后。文人的風骨在他們心中早已蕩然無存。他們靈魂的淪陷打上了深刻的社會烙印,有著濃厚的個人不幸遭際的色彩。值得說明的是,我們所說的結論這些都是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之下才成立的,并不具有歷史普遍性。

        從范進中舉看科舉制度下中國文人的靈魂淪陷

        關鍵詞:范進中舉 中國文人 靈魂淪陷

        古代文人好以“竹”自喻,在中國竹子與梅、蘭、菊被并稱為花中“四君子”,竹子以其中空、有節、挺拔的特性歷來為中國人所稱道,成為中國人所推崇的謙虛、有氣節、剛直不阿等美德的生動寫照。宋代大文豪蘇東坡在謫居黃州時對蘇小妹說,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對于蘇軾來說,身為“四君子”之一的竹子,遠比能果腹的食物重要得多。蘇軾的一生都在不斷踐行竹子的品質。他在文學、繪畫、哲學、茶道、烹飪、養生等方面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但是卻一直走著一條曲折的仕途之路。被政敵排擠、被皇帝曲解的蘇軾,一生都在追求“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信念,他不在乎個人的命運得失,只求能讓自己治下的百姓安居樂業。蘇軾的一生如勁竹一樣堅韌不屈,他的氣節是每一個讀書人心中的瑰寶。

        但是,從范進中舉這一故事來看,蘇軾這種“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的品格早已不見蹤影,有的只是為求個人的政治得失、富貴榮華而不惜犧牲自己的人格。中國文人的靈魂和氣節早已在范進之流的知識分子中喪失殆盡,這一點是值得我們去深思的。對于范進這一人物我們將從他的種種表現來闡述他的靈魂淪陷,并追溯他淪陷背后的原因,深入闡述古代儒林士子精神的失陷。

        一.淪陷的表現

        1.性格懶散

        范進出場時,“面黃肌瘦,花白胡須,頭上戴一頂破氈帽”,一副窮酸文人的模樣。他“實年五十四歲”,“二十歲應考”,“考過二十余次”,還是一位老童生。但他卻一直不死心,一心專注于科舉考試,對于家庭生活的艱辛完全沒有要通過自己的勞動去改變的意思。當范進因要去鄉試向岳父胡屠夫借盤纏時,胡屠夫給了他一頓痛罵。從這段痛罵中,我們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跋衲氵@尖嘴猴腮,也該撒泡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鵝屁吃!趁早收了這心,明年在我們行事里替你尋一個館,每年尋幾兩銀子,養活你那老不死的老娘和你老婆是正經……”由此可知,按胡屠夫的話說,范進從來沒有“正經”地好好想著怎么用勞動去承擔起一個男人應該承擔的家庭義務,而是整天都沉淪在科舉高中的幻想之中。范進中舉的那天,“家里已是餓了兩三天”,“家里沒有早飯米”,范進的母親吩咐他“生蛋的母雞去集市賣了,買幾升米來煮餐粥吃”,他的母親此時已是“餓得兩眼都看不見了”。在集市上時,他也是“抱著雞,手里插個草標,一步一踱東張西望”,他的這副神情,旁人一看便知是不會勞動的“主兒”。

        作為一個男人,沒有能力去贍養母親,養活妻子,一心醉身于封建科舉,可想而知,他的靈魂已經在一年又一年地漸漸淪落,到最后便對自己家人的死活不管不顧了。這樣的靈魂,我們可以看到它已萎縮到了何種程度了。

        而當時的社會中,又有多少這樣為科舉而不懂營生的人呢?

        2.尊嚴不保

        尊嚴,可以說是文人最重視的一樣東西。文天祥、方孝孺等等,他們為了維持自己的尊嚴、保持自己的氣節,寧死不屈。而我們的主人公范進呢?他懦弱猥瑣、甘受屈辱、自卑自賤。他中了相公之后,胡屠夫去他家賀喜,無端對他進行辱罵,“我自倒運,把個女兒嫁與你這現實寶窮鬼,歷來不知累我多少!如今不知我積了甚么德,帶挈你中了個相公……”對于一個文人,面對一個屠夫對自己如斯教訓,誰能忍得下去,但范進卻唯唯連聲,說“岳父見教的是”。他問胡屠夫借盤纏時,胡屠夫卻罵道,“你自己只覺中了一個相公,就‘癩蝦蟆想吃起天鵝肉來,我聽見人說,就是中相公時,也不是你的文章,還是宗師看見你老,不過意,舍與你的,如今癡心就想中起老爺來”。面對這樣的奇恥大辱,他卻只是忍氣吞聲、卑怯畏縮。他的這種自卑自賤,完全沒有一個文人的“傲骨”,表現出他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相,喪失個人尊嚴的可悲嘴臉。

        在科舉制度僵化的社會中,有多少底層的知識分子在苦苦掙扎,甚至丟棄自己的尊嚴?

        3.虛偽腐化

        范進的虛偽圓滑,有著一般官場人員的老練,完全沒有一個知識分子的“棱角”。這一點,在他和張鄉紳的交往中十分明顯。在《儒林外史》第三回中,范進中舉后,張靜齋去賀喜有這樣的一段對話——

        張鄉紳先攀談道:“世先生同在桑梓,一向有失親近!狈哆M道:“晚生久仰老先生,只是無緣,不曾拜會!睆堗l紳道:“適才看見題名錄,貴房師高要縣湯公,就是先祖的門生,我和你是親切的世兄弟!狈哆M道:“晚生有幸,實在有愧,卻幸得老先生門下,可為欣喜!睆堗l紳四面將眼睛望了一望說道:“世先生果是清貧!彪S在跟的家人手里拿過一封銀子來,說道:“弟卻也無以為敬,謹具賀儀三十兩,世先生權且收著。這華居其實住不得,將來當事拜往,俱不甚便。弟有空房一所,就在東門大街上,三進三間,雖不軒敞,也還干凈,就送與先生,搬到那里去住,早晚也好請教些!狈哆M再三推辭,張鄉紳急了,道:“你我年誼世好,就如至親骨肉一般,若要如此,就是見外了!狈哆M方才把銀子收下,作揖謝了。

        這一段對話可謂活靈活現,范進雖以前是一個窮酸秀才,看似木訥,但對于官場這一套卻無師自通,諳熟無比,可謂一絕。拿到銀子之后便拿出六兩給胡屠夫,胡屠夫想要推辭,他卻圓滑地說,“眼見得我這里還有幾兩銀子,若用完了,再來問老爹討來用”,表面上看,說得在情在理,經我們一推斷便知其中的虛偽。范進深知自己現在非同往日了,這些銀子已經算不得什么了。但他卻來此一說,足見其圓滑虛偽之極。

        長期的生活艱辛讓他極力抓住機會改變現狀,“得道升天”,大概在范進這類人中表現尤甚吧。

        4.罔顧孝道

        古代的讀書人常說“百善孝為先”,熟讀四書五經的范進怎會不知。但是他的行為卻讓所有讀者都失望了。在《薦亡齋和尚吃官司,打秋風鄉紳遇橫事》這一節中,范進同張靜齋去湯知縣府上打秋風。湯知縣問他“因何不去會試”時,范進答是“先母見背,遵制丁憂”,儼然一副孝子的模樣。吃飯時,范進見用的都是“銀鑲杯箸”,便“退前縮后的不舉杯箸”,湯知縣見狀便換了磁杯和象牙箸來,范進仍“不肯舉”,好似“將孝子坐穿”的味道。但是,當他拿著“一雙白顏色的竹子”做筷子時,他卻“在燕窩碗里揀了一個大蝦丸子送在嘴里”,瞬間就顛覆了之前“至善至孝”的形象。他的這個不經意的動作他自己也沒有注意到,只是他一個本能的動作,但正是因為這個本能的動作,我們可以很清楚很真實地看到他的內心世界,他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給人看”,這個不經意間的動作恰恰暴露了他自己。他的這種腐化,是建立在踐踏孝義親情之上的,更顯得其偽善無恥。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之《清之諷刺小說》中評范進“范進家本寒微,以鄉試中式暴發,旋丁母憂,翼翼盡禮,則無一貶詞,而情偽畢露!

        或許,在“范進們”心中,中國古代的孝悌禮義的文化精髓遠比不上他們自己的富貴顯達。這些中國傳統的文化思想在他們的腦海中已經化作了細細的塵埃。

        二.溯其原因

        范進的靈魂淪陷絕非偶然,他的淪陷有著十非常深刻的社會根源,同時和他個人的生平遭際有關。

        范進是清初的知識分子,清軍入關后,采取“八股取士”的官員選拔制度。很多知識底層的知識分子便渴望依靠科舉考試這個階梯往上爬,利用這個敲門磚去敲開幸福的大門,把科舉看作是唯一的出路。而這種科舉制度鉗制了一批又一批知識分子的思想,讓他們埋首故紙堆,沒有真正的才干,卻又一直在科舉考試中一次一次失望。像范進這樣的底層知識分子,受人凌辱、遭人詬罵,生活的不幸讓他們更加意識到“出人頭地”的重要性。社會制度和個人遭境使范進之流迫切地想要改變現狀,和那些地方鄉紳一樣享受著富裕的物質生活,得到群眾鄉鄰的尊敬,所以,在中舉之后,他突然喪失理智,瘋了。隨后他便不容置疑地跌進了腐朽官吏的行列,沒有半點反抗,因為,那才是他一直夢寐以求、渴望已久的,他不可能放棄這樣的機會,哪怕以喪失自己的氣節為代價。對于范進這種在社會底層里苦苦掙扎的知識分子,似乎這是自然而然的事。但這決不是一個有自己靈魂的知識分子應有的行為,因此,我們仍然對他的淪陷表示內心的哀悼和批判。

        三.總結

        范進絕不是一個歷史的偶然,他的出現有著社會必然性,毋庸置疑,還有無數個以“范進”為代號的底層知識分子在他們的時代里各自癲狂、各自淪陷。但是,同為文人,我們更愿意看到文人身上的氣節得以延續,而不是因為一朝中舉而中道崩殂,不為百姓謀福,不為黎民請愿!胺哆M們”確實值得同情,但是如果他們中舉之后如斯作為,我們寧可其永不中舉。

        參考文獻

        1.吳敬梓.《儒林外史》.華夏出版社,1994年2月北京第1版

        2.董國炎.《明清小說思潮》之《新儒學與清代小說》.山西人民出版社,2004年3月第1版

        3.周先慎.《明清小說》之《儒林外史》.北京大學出版社,2003年3月第1版

        4.魯德才.《古代小說藝術鑒賞》之《反諷·范進中舉》.珠海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

        熱點圖文

        球探网